第425章 索要报酬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318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3:24:40

恍然间,许七安仿佛回到了初识临安的场景,那会儿她也是这样,像一个高贵的金丝雀,漂亮而高傲。

这是她面见外人时一贯的态度。而后来,她就开始叽叽喳喳起来,展露出单纯活泼的一面,明明战五渣,却像个好斗的小母鸡。

就像公主脱下沉重的甲胄,让你见到了里面的小女孩。

临安还是临安,一直没变,只不过我是被偏爱的..........许七安模仿着许二郎的声线,行了一礼,道:

“下官是受兄长所托,来探望殿下。”

临安保持高冷矜持的姿态,多情的桃花眸子,黯了黯,声音不自觉的柔弱起来:“他,他自己不会来吗。”

许七安摇头:“殿下这话说的,大哥他怎么敢来见你,他刚踏入宫中,或者皇城,陛下转头就能砍了他。”

就算不来见我,为什么连回信都不愿意...........临安轻轻点头,轻声道:“你大哥,近来可好?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眼神专注,表情认真,并非客套性质的问候,而是真的在乎许七安近来的状况。

临安是个情绪化的姑娘,你逗她,她会咯咯咯的笑。你捉弄她,她会张牙舞爪的挠你。不像怀庆,智商太高,清清冷冷。

你逗她,只会自己尴尬。

所以,许七安忍不住就想欺负她,逗弄道:“大哥啊,近来可好了,每天除了修炼,就是四处玩,前阵子刚去了趟剑州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........”

临安矜持的点点头,抿了抿嘴,像一个不甘心的小女孩,试探道:“他,他这几天有没有提及最近的朝堂之争?嗯,有没有为此烦恼?”

她还想问,有没有去求过魏渊?

但考虑到许二郎平日里在翰林院当值,未必知道这些事。

不过,如果许七安真的把她的请求记在心里,肯定会多方打听,思考计策,而在朝当官的许二郎,肯定是询问的对象之一。

见她一副期待的模样,许七安摇头:“大哥已经不是银锣了,他说懒得管朝堂之事。殿下为何突然问起?”

“本,本宫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临安勉强一笑,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敷衍,感受到了他的疏远和冷淡,心里一下子变的很难过,很沮丧。

她记得许七安说过,要一辈子给她做牛做马,尽管那些话有玩笑成分,但他展露出的,对她的重视,在当时的临安看来是不打折扣的。

一个你青睐的男人,把你放在心里重要位置,这是开心且幸福的事。

可突然间,你发现那个男人之前说的话,做的事,可能是敷衍的,是骗人的。他现在根本不把你当一回事。

鼻子酸涩,泪水差点滚下来,临安心里刺痛,强撑着说:“本宫乏了,许大人若是没其他事........”

话没说完,宫女踏着小碎步进来,声音清脆:“太子殿下来了。”

临安有些慌乱的低下头,收拾一下情绪,再抬头时,笑吟吟的不见悲伤,忙说:“快请太子哥哥进来。”

太子怎么来了,别到时候把我赶走,那就完犊子了,裱裱恨死我了..........许七安有些想骂娘。

锦衣华服的太子殿下大步而入,最先注意到的不是临安,而是许七安,这就像漂亮女人最先注意的永远是比自己更漂亮的同性。

太子现在也有这种感觉。

虽然身为储君,身份高贵,自身血统优异,皮相极佳,但和这位庶吉士相比,就有点泯然众人。

尤其他今天穿着天青色华服,贵气傲气半点不输自己,而精气神则胜自己许多。

“许大人也在啊。”

太子面带微笑,转头就把那点小不快抛弃,只是有点诧异,他不记得胞妹和许新年有什么交集。

正好,他是许七安的堂弟,我先把他拉拢到阵营里,届时,许七安还能不买我的账?

太子当即入座,热切的与许新年展开交谈。

闲谈之后,太子不经意般的把话题带到朝堂之事,笑道:

“打眼了,打眼了,原以为王党这次要伤筋动骨,没想到事后竟有反转,袁雄被降为右督察御史,兵部侍郎秦元道气的卧病在床..........”

他开了个头,然后看着许七安,期待他能顺着话题说下去。

喜欢指点江山,点评朝堂之事,是年轻官员的通病。尤其是初出茅庐的新科进士。

许七安笑容平淡,随口敷衍:“朝堂之争,波诡云谲,发生什么样的反转都有可能。”

临安百无聊赖的听着,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,但这里是韶音宫,身为主人,她得陪席,自行离场丢下“客人”是很失礼的事。

看来还是有戒心..........太子目光一闪,不再打机锋,开门见山道:

“本宫听说,王党之所以能集结群臣,顺利过关,全是许大人的功劳。”

裱裱猛的扭头,直勾勾的盯着许七安。

太子殿下真是王牌捧哏...........许七安瞄了一眼临安,不动声色的回应:“并非我的功劳,是我大哥的功劳。”

果然,临安听了他的话,呼吸猛的急促一下:“许大人,你说什么?什么叫都是你大哥的功劳,前,前阵子的朝堂争斗,许,许宁宴他也有参与?”

太子接过话题,说道:

“临安,你还不知道吧,据说曹国公生前留下过一些密信,上面写着他这些年贪赃枉法,私吞贡品等罪行,哪些人与他合谋,哪些人参与其中,写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“许七安不知从哪里得到了这些罪证,正是因为这些罪证,王党才能度过这次危机。为兄说的这些都是机密,临安千万不要外传。”

临安身子微微前倾,她目光紧紧盯着许七安,一眨不眨,语气急促:

她没有说下去,看了他一眼,其实想再看看他的模样,但他现在易容成堂弟的样子。

这里是韶音宫,是皇宫,又不能任性的让他解除伪装。

临安只好把期盼放在心里。

“对了,这个话本挺有意思的,你,你拿回去看看吧。”犹豫半晌,她鼓足勇气,把藏在袖子里的话本取了出来。

许七安把东西收拾了一下,装入地书碎片,迈步走到厅门口,略作犹豫,伸手,在脸上抹了片刻。

“殿下!”

他含笑回身。

天青色的锦衣,绣着浅蓝色的回云暗纹,环佩叮当,束发的是一个镂空金冠,脚踏覆云靴。

临安一时有些痴了。

次日,许七安和许新年,乘坐王家小姐的马车,进入皇城,由车夫驾着驶向王府。

许七安坐在铺羊毛的软塌上,手里翻看话本。

“情天大圣,什么乱七八糟的书,大哥怎么看起这些闲书来了。”许新年好奇道。

大哥这个粗鄙的武夫,可是从来不看书的。

“书里说的是一个妖族的小人物,爱上天界公主的故意。因为这是不被允许的爱情,所以妖族小人物被贬下凡间,做牛做马。后来妖族小人物杀上天庭,把公主抢回凡间,两人一起过着粗茶淡饭日子的故事。”

许七安笑容有些复杂。

这是临安给他的话本,暗示什么,不言而喻。

谈话间,马车在王府门外停下来。

王府的管事早在府门候着,等马车停下,立刻引着两人进了府。

许新年留在会客厅,由王思慕陪着说话。许七安敏锐察觉到王大小姐看他的目光,透着几分埋怨。

你这是怪我痛殴了你心上人么,呸,我打我自己的小老弟关你什么事............他心里吐槽,随着管家,一路来到王首辅的书房。

奢华宽敞的书房里,头发花白的王首辅,穿着深色常服,坐在桌案后,手里握着一卷书。

“首辅大人。”许七安作揖。

“许大人请坐。”

王首辅放下书卷,略显沧桑的双眼望着他,面带微笑:“许大人是习武之人,老夫就不和你卖关子了。”

不是,你这句话明显透着对武夫的鄙夷啊........许七安心说,他今日来王府,是向王首辅索要“报酬”的。

“有什么是老夫能够帮忙的,许大人尽管开口。”

许七安措辞片刻,说道:“两件事,第一,我要去一趟户部的案牍库,查阅卷宗。第二件事,有一桩旧案,想询问王首辅。”

PS:书评区有裱裱的升星活动,大家可以先去回复帖子,然后再给裱裱比心,送礼,写大事记,都可以为裱裱增加星耀值并领取起点币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