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3章 白帝的目的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424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3:24:40

【七:佛陀能有什么事,总不可能现身打你吧。】

想转移话题?拙劣的方法........李灵素在心里不屑的嗤笑,并不吃这套,传书道:

【咱们还是继续聊一聊你和临安殿下的婚事吧,临安殿下我是见过的,哎呦,惊为天人,比妙真和怀庆殿下都要美上三分。】

圣子为报剑州武林盟的社死之仇,不惜与许七安两败俱伤。

天地会成员对“事关佛陀”的情报并不热衷,首先是超品之事,距离他们过于遥远。然后,许七安这转移话题的目的太过明显。

摆明了要借佛陀的噱头,把赐婚的事糊弄过去。

【三:上次我说过,去南疆是解开神殊的封印,你们难道不奇怪吗,神殊和妖族有什么联系?佛门为什么要封印神殊。】

旧事重提就没意思了.........李灵素撇撇嘴,刚要和稀泥,竟看到师妹李妙真传书说:

【神殊的事,能公之于众了?能向我们透露了?】

什么意思?师妹好像很重视这个神殊.........李灵素一愣。

【四:其实你上次说和阿苏罗打了一架,解开神殊封印,我便想问了。】

他们是知道神殊存在的,许七安早已向地书成员坦白桑泊底下的封印物附身在自己体内的事。

之前没问,是因为这涉及许七安的秘密、妖族的隐秘。除非涉及自身,或自身有参与,否则过于机密之事,莫要随便开口询问。

天地会成员这点情商还是有的。

【三:在这之前,我要纠正一件事,当初丽娜说的,甲子荡妖中曾经出现过的半步武神,并非万妖国主九尾天狐,而是神殊。】

时至今日,他已经完全回忆起当初的传书内容。

丽娜只说当初甲子荡妖中,有半步武神出手,是自己和其他成员脑补成了九尾天狐是半步武神。

【一:桑泊底下的封印物,那个神殊,原来半步武神是他?】

向来喜欢窥屏的怀庆都忍不住跳出来了,可见其他成员此时内心受到的冲击有多大。

十几秒后,恒远感慨道:

【半步武神啊,原来曾离我这么近。】

因为师弟恒慧的事,他涉入此案,险些被神殊的右臂杀死。

【二:丽娜坑我。】

震惊过后,李妙真下意识的传书感慨,显然,她也和许七安一样,自行脑补成九尾天狐便是半步武神。。

【四:甲子荡妖中出现的半步武神是神殊,他是被佛门封印的,而他是佛门中人,却在甲子荡妖中与万妖国同一阵营,嘶,这背后之事,细思极恐啊........】

楚元缜用了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,而后开始长篇大论的书写,因此是最后一个传书的。

【七:请问,神殊是何人?世上竟有半步武神存在?不是说武夫的极限是一品吗,从古至今,从未有过武神出现。】

李灵素因为掉线半年,对过去的事并不了解。

他执掌七号碎片时,三号和九号碎片都在金莲道长的管理中。

没有人搭理李灵素,怀庆传书道:

【但这些和佛陀有什么关系?】

长公主很会抓重点,没有被半步武神的消息震惊的忘记话题。

【三:助妖族复国的初战中,神殊的残躯也出手了,因为广贤菩萨的针对性手段,神殊陷入癫狂,我们好不容易降服后,他说,他想起了以前的事,想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。】

许七安传完这段话,刻意卖了个关子。

【二:他的真实身份?快说啊,你磨蹭什么呢。】

好几分钟没有等来后续的李妙真大怒。

其他成员没有说话,但心里都在咒骂许七安。

【三:他说,他想起自己是谁了,他是........佛陀!】

地书聊天群,瞬间进入死寂。

许七安晒着太阳,顺手抓来水袋,咕噜噜灌了一口,很有耐心的等待着。

恰好这个时候,慕南栀钓到了大鱼,花神开心的拉拽鱼竿,身子前倾,幅度夸张到许七安担心她被胸口的脂肪所累,跌入海中。

“白姬,快帮忙!”

慕南栀叫道。

围着小舟狗刨的白姬娇声应了一下,潜入水中,帮慕南栀捞鱼。

海面荡起剧烈的水窝,似乎是白姬在底下和大鱼波动。

几秒后,白姬从水里冒出头来,右爪捂着脸颊,哭唧唧的说:

“它扇我巴掌........”

慕南栀恨铁不成钢:

“没用的东西,你还是万妖国的长老呢。”

一番拉扯后,大鱼成功脱钩,慕南栀又气恼又遗憾,然后满怀期待的开始第二杆。

直到这时,许七安才接收到心悸感,终于有人传书了。

【二:我刚才地书都掉地上了........】

乍闻消息,浑身宛如电流游走,直接让她失去了思考能力,忘记了呼吸。

【四:不可思议,简直不可思议。我忽然有些后悔听你说这个消息。】

楚元缜第二个传书。

【七:贫道一身的鸡皮疙瘩。】

李灵素不得不承认,许七安抛出的这个消息,确实足够惊世骇俗,别说是临安公主和许七安的婚事,就算皇帝要嫁给许七安这样的话题,都能轻易转移。

【六:此言当真.......】

恒远大师没有发表感慨,而是做了追问。

许七安叹了口气,仿佛能看到恒远大师此刻呆滞的目光和苍白的脸色。

【三:千真万确。另外,此事最好还是保密,不要外传,免得惹祸上身。】

他没有给佛陀保密的义务,所以在信得过的小圈子里传播,但毕竟涉及超品,还是要提醒一下天地会成员。

【六:多谢许大人告知,多谢.........】

【四:多谢分享。】

这个消息太恐怖,层次太高了,任何报酬都无法买到这样的消息,这不是金钱的问题,这是位格的问题。

凡人怎么能有资格知晓仙神之事?

【一:许银锣认为,此事背后真相是怎样的。】

怀庆的话,让天地会成员安静下来,聚精会神的盯着地书碎片的镜面,任何事都不能让他们移动视线。

佛陀为什么会成为“神殊”,祂又被谁封印,甲子荡妖中的幕后真相究竟如何!

尽管自嘲是凡人,不配知道这样的消息,但不可否认,这背后的真相诱惑力实在太大。没有人能忍住好奇心。

既然许七安参与了此事,对幕后真相有所了解,那他们当然乐得“白嫖”。

这就是天地会成员的福利啊.........李灵素由衷感慨。

【三:此事说来话长,首先,要从神殊的肉身身份说起..........】

他花了一刻钟的时间,详细的讲述了神殊从修罗王到佛陀身份转变的过程,并把自己的两个猜测告诉天地会众人。

这么做,也想听听天地会成员的分析。

主要是怀庆和楚元缜,天宗卧龙凤雏可以选择性采纳。

【四:你已经把所有可能都罗列出来了,缺的只是验证。倘若你有阿苏罗或度厄的联络方式,私底下能通书信,倒是可以问问他们。】

【一:不,他们未必能查出真相,涉及的层次恐怕超过了二品能触及的极限。强行调查,恐有性命之虞。】

楚元缜继续传书:【能压制超品的,只有超品。如果是第一种可能的话,那么只要细数古往今来的超品,便能猜测一二。】

【一:道尊是吗,道尊是所有超品里最神秘的。】

涉及道尊,李灵素和李妙真精神一振。

李灵素传书反驳:

【道尊有什么理由篡夺佛陀的位置呢。他成道之初,举世无敌,真要想做什么,直接做便是了。气运也好,立教也罢,底子都比佛陀深厚。】

一时间无人反驳。

圣子说的对,道尊比佛陀更早成道,自身创立的天地人三宗更是历史悠久。

如果是道尊篡夺了佛陀的位置,那么佛陀身上必然有他想要的东西,但修为、地位、香火、气运,都不足以成为理由。

【四:那就是第二种可能了。】

第二种可能是神殊和佛陀是同一人,不同面。双方因为南妖之事产生分歧。

【一:本宫也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极大。但本宫这里还有一个猜测,从篡夺这个角度出发,那位存在想取代佛陀,攫取佛门的香火和气运,那么,他应该是不如佛陀的。】

这样逻辑就合理了,道尊比佛陀“富有”,没有篡夺的理由。

那如果是想上位之人呢?

怀庆继续传书:【我们只知超品有五位,但那些一品之上,半步超品的存在呢?我们全然不知。】

是个思路,但你要这样说的话,案子就难查了..........许七安摸了摸下巴,决定结束这次群聊。

这时,丽娜发来一条传书:

【五:许宁宴,你和公主成亲时,能把我和铃音带回京城吗。我不是想和喜酒,我就是想祝福一下你。】

“.........”许七安嘴角抽搐。

我要把你屎打出来.........他连忙收起地书碎片,不去看李灵素的阴阳怪气,以及李妙真的讽刺。

............

靖山城。

荒芜的山峰连绵起伏,远处的海面折射着阳光,却显得死寂沉沉。

当日靖山城一役,萨伦阿古抽干了这片天地的灵力,导致土地再长不出庄稼,海水再养不了鱼虾,山峦再也无法复苏。

这需要至少十年的恢复,才能让靖山城方圆数十里,焕发生机。

萨伦阿古披着麻布长袍,立在荒凉的山巅,怀中抱着羊羔。

突然,他把目光投向天空,投向云海之上。

几秒后,云海忽然崩散,探出一只巨大的,宛如山岳的头颅。

牛鼻鳄唇狮鬃,额头一对犄角,双眼是蔚蓝的竖瞳,美丽又妖异。

这只异兽出现的刹那,死寂沉沉的海面翻涌起波涛,水灵之力疯狂汇聚,焕发生机。

它重新变成了可以养殖鱼虾的海域。

“我讨厌死寂的海。”

白帝语气低沉且平静,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“没想到今时今日,还能在九州大陆看到此等位格的神魔血裔。”萨伦阿古笑眯眯道:

“下来说话。”

巨兽头颅消失,一道白光从天而降,凝于萨伦阿古身前的虚空中。

萨伦阿古审视着眼前的异兽,道:

“白帝!”

白帝蔚蓝的眼睛凝视着大巫师,声音低沉:

“巫师体系的一品,你认识我?”

说话间,它脸颊两边的鳞片开合,露出嫩红的鳃。

水陆两栖。

萨伦阿古颔首:

“巫神教渗透云州多年,对于大名鼎鼎的白帝,自然如雷贯耳。”

白帝沉默了一下,微微点头,说道:

“当年我返回九州大陆,试探道尊的反应,结果很让人意外,上古时期把我们赶出九州的道尊,对我的试探毫无反应。

“我渐渐察觉出不对劲,在云州留下联络手段,直到十几年前,一个叫许平峰的术士破解了我的手段,与我取得联系。

“从他口中,我得知了九州自道尊后的历史,也知晓了祂早已消失。”

萨伦阿古耐心的听完,问道:

“你返回九州大陆,以及来靖山城找我的目的是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