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7章 一起上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410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3:24:40

天空出现了两个太阳,一东一西。

东边的太阳温吞的挂着,西边升起的这轮太阳却是金光万道,将整片云海染上灿灿金辉。

它除了带来光和热,还带来了恐怖无比的威压,让人如临深渊,发自内心的敬畏和臣服。

许平峰、黑莲,包括遭受重创的白帝,耳畔响起了虚幻的、宏大的梵唱。

相比起伽罗树菩萨显化出的“不动明王法相”和“金刚法相”,这轮大日完全在另一个层次,它仿佛是天地力量的显化,带着沛莫能御的力量。

“啊........”

黑莲率先惨叫起来,流淌着黑色黏稠液体的身躯,被金光炙烤,腾起阵阵青烟。

“地风水火”四大法相相继消融,化作虚无。

佛光普照之下,不容易一切非同属性的力量存在。

“大日如来法相........”

许平峰喃喃道。

他只是看了一眼,便猛的收回视线,眼眶流淌出两行血水。

九大法相之首,大日如来法相。

黑莲道长惊叫着化作一道飞腾的黑色水流,进入许平峰体内,后者撑起防御阵法,以及大量的顶级法器,艰难的挡住佛光的灼烧。

“退,快退.......”

黑莲惊恐而急促的声音在许平峰脑海里响起。

许平峰侧头看了一眼监正,以及他身后的儒生英魂。

能对付超品的,只有超品。

大日如来法相,是佛门专门用来克制儒圣英魂的。

经过魏渊在靖山城中封印巫神的壮举,他们怎么可能不把儒家的刻刀和儒冠算进去?

而与魏渊那次不同的是,魏渊好歹是二品武夫,体魄强悍,绝非天命师能比。

儒圣英魂加身,监正所受到的压力,自然也要比魏渊更重。

逼监正召出儒圣英魂,便赢了一半..........许平峰脸颊流淌出血泪,嘴角却露出了笑意。

他没有死扛大日法相的光辉,一个传送,退到远处。

“嗤嗤........”

白帝鳞片迅速焦黑,冒气青烟,它再次发出痛苦的咆哮。。

监正刻刀一挑,“噗”的声音里,白帝的头盖骨掀飞,惨叫声戛然而止。

白帝的身躯一软,与伽罗树菩萨一样,朝着苍茫大地急坠落而去。

做完这一切,监正缓缓侧身,望向了那轮烈日,身后的儒圣英魂做出同样的动作。

监正视线里映出大日法相的轮廓,炽烈的光芒灼烧着他的瞳孔,儒圣英魂清光一荡,将大日法相的光芒挡在三丈之外。

“佛陀.......”

监正与许平峰一样,挑起了嘴角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抬手弹冠,不再压制儒圣英魂的力量。

霎时间,儒圣英魂身形暴涨,从六丈多高,化作二十丈的巨人。

此方天地,顿时被两股力量分割成泾渭分明的两部分,一部分清气满乾坤,一部分炽烈金光笼罩。

这..........眼见儒圣英魂气势暴涨,许平峰心里一沉,意识到监正方才是刻意压制了儒圣英魂的伟力,没有全力爆发。

他真正的目标是佛陀?!

这个念头闪过,双眼恢复视力的许平峰,看见监正跨前一步,侵入了佛光普照的领域。

大日如来法相,应激爆发出更灼热、更耀眼的光芒,金光变成了炽白的光,吞没儒圣英魂。

同时,梵唱声愈发密集、嘹亮,仿佛有几百上千名僧人同时诵经,佛音响彻整片天地。

炽白的,无穷无尽的佛光海洋里,监正的白衣燃起火焰,皮肉出现黑红灼痕,儒圣的英魂也有一定程度的消融。

手中的刻刀被烧的通红发亮。

但这无法阻拦监正和儒圣英魂的步伐,两位以气运为根基的人族强者,坚定不移的朝前挺进。

他们每前进一步,漫天的清气便侵蚀佛光领域一分。

二十丈,十五丈,十丈,五丈...........但监正带着儒圣英魂突进到“烈日”三丈时,已是炽白的大日如来法相,忽然显化出一尊金身。

这尊金身面目模糊,体型略显肥胖,祂双手拈花,寂然盘坐。

后脑一轮烈日,正是刚刚释放光与热的大日如来法相。

这尊法相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轰.........直面法相注视的监正,脑海惊雷一响,灵魂仿佛裂成无数碎片,意识当场丧失。

这便是大日如来法相,九大法相之首,佛陀成道的根基。

这时,儒圣伸出了手,握住了监正持握刻刀的手,轻轻往前一递。

烧红了烙铁的刻刀刺入金身法相眉心。

咔擦........面目模糊的金身法相,额头迸裂出一道裂痕,裂痕迅速游走,瞬间遍及全身。

下一刻,大日如来法相崩溃了。

它朝内坍缩成一团金色的烈阳,微微一顿后,豁然炸开。

从地表抬头看,会看见云海之上,一道金色的巨浪层层叠的扩散,爬满半边天空。

许平峰猛的闭上了眼睛,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战栗,护身阵法、顶级法器相继破碎,脆弱的就像玻璃。

所有防护破碎的同时,他已传送到更远处。

..........

阿兰陀。

这座佛门圣山的深处,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声,分不清是愤怒还是痛苦。

继而整片山脉开始震动,宛如地震,山顶的雪沫坍塌,相互裹挟,形成规模不小的雪崩。

声势浩大的雪崩刚刚掀起,便被无形的气界挡住,数万吨积雪“轰隆隆”的砸在气界上,气界之下,是佛门僧人居住的区域,遍布着殿宇、禅院。

盘坐在菩提树下的广贤菩萨,脸色一变,霍然扭头,望向阿兰陀深处。

琉璃菩萨花容失色,秀眉紧皱,再不复平时的淡然平静。

寒潭边,盘坐在莲花台上的度厄罗汉,站在池边的丑帅阿苏罗,同时扭头,看向阿兰陀深处。

“你觉得是谁?”

度厄罗汉沉声问道。

他指的是刚才的嘶吼声。

佛陀?神殊?亦或者那位可能存在的超品?

阿苏罗微微摇头:

“不知道。

“但能看出,我们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。或许,正中了监正下怀。”

不久前升起的那轮烈日,遁空而去。

哪怕事先没有得到通知,两人也能猜到是对付监正去了。

度厄罗汉颔首:

“永远不能小觑监正,一品术士真正强大的不是战斗,而是谋划。”

顿了顿,老和尚沉吟道:

“就是不知道这次吃亏到什么程度。”

阿苏罗点了一下头,又道:

“既已出动大日如来法相,那说明青州那边的战事,要出结果了。

“另外,五百年前现出大日如来法相的,不是神殊。”

这个疑点,而今算是解开了。

度厄罗汉沉思不语。

...........

南疆。

万妖山,修缮一新的佛塔微微震动,神殊的躯干走出佛塔,立于塔顶,眺望西方。

“怎么了,神殊!”

九尾天狐出现在他身侧,容貌娇媚,银发狐尾,身姿娉婷婀娜。

“我听见了他的呼唤。”

神殊喃喃道:“他在求救,他渴望完整。”

闻言,九尾天狐露出了笑容,道:

“看来青州的战事要出结果了。”

神殊没有说话,只是动了动身子。

九尾天狐笑眯眯道:

“我早已监正达成同盟,他曾说过,只要我事事帮衬许七安,助他成长,他便给予我一定的帮助,助我夺回你的头颅。

“不过,这要等到他徒弟造反之后。”

神殊缓缓道:“为何?”

身躯重组后,他的元神获得了一定的完整性,不再那么偏激,当然,如果收到刺激,还是会六亲不认。

九尾天狐摇摇头:

“监正是天生的棋手,没人能猜透他的心思,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,想要什么。但不管他谋划什么,许七安永远在他的棋盘里处于重要位置。

“盯着许七安,或多或少能看出一点监正的布局。”

至于她看出了什么,没有说出来。

神殊也没兴趣,道:

“那小子身上还有我的一条手臂,它能中和我的戾气。”

九尾天狐无奈道:

“这只能看时机,不管是度厄还是阿苏罗,我们都擒不了,除非攻上阿兰陀。”

神殊点点头:“明白就打过去。”

九尾天狐嗔道:

“不行!你滚回塔里去吧,出来久了,神智又开始脱缰!”

神殊默然不语,跃下塔尖,回归佛塔。

...........

金光散去后,云海之上,只剩下一具焦黑的人形。

几秒后,焦黑的死肉裂开,露出一个光溜溜的监正。

他随手往空中一薅,薅来一件白袍披上,手里的儒冠和刻刀已经化作清光回归云鹿书院。

监正的气息衰弱到了极点,尽管他看来毫发无伤。

肉身也有一定的衰竭,原本红润的皮肤布满褶子,长出老年斑。

“比和尚还干净........”

监正嘀咕一声,抬手轻摸自己眉眼、下巴、脑袋,炼出一头顺滑的白发,白须,还有眉毛。

恢复了一品术士风范后,监正侧头,看向了脚下的云海,接着又扫一眼右侧方。

云海破开,两具残缺的身影重返云端,分别是伽罗树菩萨,以及白帝。

前者脖颈处空空荡荡,断口血肉模糊,像是一具无头的行尸。

后者天灵盖被掀开,依稀可见宛如核桃般的大脑,腹部的拖着肠子。

他们的身躯无法复原,儒圣刻刀的力量阻断了血肉的再生。

但伽罗树菩萨作为超品之下防御第一的存在,以及白帝这种远古时便已存在的神魔,视作是一品武夫也不过分,想杀他们绝非易事。

“你对佛陀做了什么!”

伽罗树菩萨的声音,从躯壳里传来。

“以后你会知道。”

监正淡淡道。

这时,许平峰传送返回,立于白帝和伽罗树菩萨之间。

黑莲道长从他体内“爬”出来,并肩而立。

一袭白衣,重新对上四位巅峰高手。

但双方的气息,比之初战时,都有断崖式的下跌,也就许平峰状态相对完好。

“不中用了啊。”

监正叹息一声:“若是巅峰时期,你们现在可以逃跑了。”

说话间,他右手再次往空中一薅,一面八角青铜盘,此盘背面铭刻日月山川,正面刻着天干地支,它甫一出现,此方世界随之沸腾。

众生之力汹涌而来,海纳百川般的汇入监正体内。

他的气息于瞬间攀上巅峰。

眼眸清气一闪,注视着四人:

“一起上!”

........

PS:错字先更后改,解释一下,改错字、润色要重新看一遍,且要特别仔细,基本需要十几分钟。所以干脆先更新上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