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2章 一品武夫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50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3:24:40

城头上,随着许七安的离去,云州军陷入混乱之中。

他们眼里战无不胜的姬玄,从青州到雍州大放异彩的战神姬玄,刚才,头颅被许银锣拎在手里了。

一瞬间,绝望的情绪在云州军和中层将领心里爆炸,以为女帝被斩后的心情有多激动,现在就有多绝望。

而除了被他们誉为战神的姬玄,连国师都逃了...........

“姬将军被杀了,许银锣不可战胜,他是天神下凡。”

人群里,一名云州军满脸绝望,嘴唇颤抖。

绝望和恐慌的情绪在云州军心里发酵,叛军骚乱起来,握着刀,茫然左顾右盼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看到姬玄人头后,他们心里再无半点战意。

身为中原人,他们都是听过许银锣大名的。什么一人一刀斩了巫神教三十万大军、来云州时单枪匹马喝退两万叛军等等。

这种固有印象,在局势大好之时,会被压在心里,一旦遭遇跨不过的坎儿,压在心里的畏惧,便会疯狂反扑,让他们丧失斗志。

杨川南眼里闪过一抹厉色,高声道:

“云州军宁战死,不投降。众将士听令,杀!”

边上,十几名亲信握紧兵刃,满脸发狠。

“哐当!”

这时,一名士卒手里的战刀摔在地上,战战兢兢的说道:

“我,我投降........我都说了造反没活路,我们打不过许银锣的。”

沉默了几秒后,第二个投降者出现:

“我也投降,我,我只是想活下去。”

“我也投降了.......”

接着,就像引发了连锁反应,越来越多的云州军弃械投降,用各地的方言高喊着“投降”。

“造反是死罪,投降也没有活路!”

杨川南大喝道:“随本将军放手一搏.......”

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坚决不肯投降,想鼓动云州军与大奉玉石俱焚,即使死也要让其付出惨重代价。

可他话还没说话,身后的一名亲默默丢了手里的刀,叫道:

“我投降。”

杨川南声音戛然而止。

围绕在他身边的十几名亲信,先后丢弃兵刃,高喊投降。

杨川南脸颊肌肉狠狠抽动,目光一片灰败。

远处,看着城头、城下,不停有云州军弃械投降,戚广伯缓缓闭上了眼睛,单手按住腰间佩刀。。

为帅者,当有体面死法。

他脸色凄然,当年没能与魏渊沙场对决,今日依旧没有机会。

许七安三个字,就是横档在他和魏渊之间的深渊,无法跨越,让人绝望。

戚广伯心里一横,正要拔刀自刎,可是双手突然不受控制。

愕然睁开眼睛,看见一袭白衣站在眼前,五官平庸,气质平庸,身高平庸。

“为何不让我死。”戚广伯沉声道。

身为云州主帅,想死没那么便宜.........孙玄机默默在心里说完,到了嘴边,化作一个字:

“呵!”

大奉守军在将领们的带领下,逐一捆绑降卒,他们挥舞刀鞘、木棍,呵斥打骂,发泄着心里的戾气。

这群不知死活的叛军,居然敢打到京城来,谁给他们的胆子,不知道许银锣是大奉守护神吗。

许银锣一身传奇事迹,何曾败过?

这次也一样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,便手刃了敌军首领。

这就是他们的心目中的战神。

葛文宣、杨川南等十几位核心人物,被赵守、孙玄机和寇阳州迅速制服,有这些超凡高手盯着,想自尽都难。

...........

皇宫,金銮殿。

女帝高居御座,殿内除了诸公之外,还有禁军、京城十二卫的统领们,以及许二郎、张慎、楚元缜、曹青阳等武林盟高手。

后者因为保卫大奉有功,破例上殿面见皇帝,论功行赏。

“共俘虏叛军两万八千三百六十一人,戚广伯杨川南等叛军将领已尽数控制,此战阵亡将士八千三百四十三人,受伤一万两千人。外城百姓死伤八百余人。”

“缴获火炮两百余架,车弩一百二十张,甲胄兵器..........”

“四座城门中,南城门已毁,城墙大段坍塌;其他三座城门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损,需要大面积修缮。”

“...........”

战损已经相当大了,不过诸公们脸上洋溢着喜悦,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阳光的轻松。

此战终结了云州叛乱,笼罩在大奉朝廷头顶的阴云,终于彻底散去,黎明已至。

怀庆默默听完,缓缓道:

“此战损失颇重,众爱卿对战后处理,以及叛军俘虏的处置,有何建议。”

首辅钱青书出列,道:

“可让云州降卒做苦力,负责修缮城墙等事宜,待善后结束,再做安排。”

这些降卒目前最大的用处,就是充当免费劳力。

首辅钱青书继续说道:

“至于戚广伯等叛军首领,尽快斩首示众,以示朝廷威严。内阁已经拟好告示:许银锣力斩叛军首领姬玄,震慑全军,平定叛乱。

“如此,可迅速安民心。”

怀庆颔首,道:

“可!”

左都御史刘洪出列,道:

“臣尚有一事不解,北境渡劫战似乎大胜?伽罗树菩萨和白帝如今在何处?”

刘洪的疑惑,也是诸公们的疑惑。

云州之乱结束了,但对诸公来说,结束的有些莫名其妙。

因为超凡境的战力里,云州所依仗的是白帝和伽罗树,可从头到尾,他们并没有见到两位一品强者出现。

怀庆语气威严,缓缓道:

“国师和许银锣,双双晋升一品,已于北境,斩了白帝肉身。伽罗树独木难支,被许银锣打退,逃回西域。”

!!!

殿内,一张张低垂的脸猛的抬起,显露出震撼和茫然的神色。

一品武夫........诸公们脑子里嗡嗡直响,险些就要和女帝说:

别开玩笑!

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瞬间在诸公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而即使是从赵守那里得知情况的张慎、李慕白,再次听闻这个消息,心里仍泛起难言的震撼。

武林盟的帮主门主们,瞠目结舌,难以管理好表情。

一品武夫诞生了。

自武宗皇帝后,中原江湖已经五百年没有出现一品武夫。

五百年后的今天,许七安晋升一品武夫。

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成为真正的无敌之人.........诸公竟然有种物是人非,沧海桑田的感觉。

我真的只是在军镇里待了五个月吗..........南宫倩柔扪心自问,有些怀疑自己认知出了错误,他还是无法接受当初那个五品化劲的银锣,五个月后成为武道巅峰的人物。

一品是什么概念?

这是把武夫体系走到尽头了。

纵观古今,超品之外,谁的战力能比肩一品武夫?

老祖宗闭关五百年,才晋升二品,这已经是了不得的人物,注定载入史册,而许银锣,二十出头的年纪,已经把武道走完了..........武林盟众人心情复杂,一下子觉得老祖宗的天赋,似乎,好像,也就中人之姿?

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,他们有些心虚的左顾右盼,见袁护法并不在殿内,顿时如释重负。

“好,好啊!大奉至此,将万世太平,四方列国,无人敢犯!”

刘洪激动的双手颤抖,老泪纵横:

“这是中原百姓之福,是陛下之福,是社稷之福。”

这一刻,诸公心里戚戚然,回忆起京察之年以来,大奉遭遇的种种事件,从贞德帝祸乱超纲,自毁祖宗基业,到云州叛乱,中原民不聊生。

过去的一年里,有太多太多的灾难,朝廷早已不堪重负。

现在终于熬出头,魏渊复生,许七安晋升一品,领军打仗有前者,超凡战力有后者。可想而知,接下来漫长岁月里,大奉将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

史书有载,高祖皇帝和武宗在位期间,西域北境巫神教南疆,四方臣服,从未敢侵犯大奉疆土,不敢妄动刀兵。

..........

大战结束后,内城的戒严便取消了,城防军敲锣打鼓的奔过大街小巷,高呼着叛乱已经平定,天下太平。

百姓们闻声,诧异的开门推窗,发现街上果然没了巡逻的士卒。

“打完仗了?吓死我了,还以为京城完了。”

“炮火声停息有一段时间了,我还以为叛军退去,谁想是叛乱已经平定。”

“走走走,去告示墙那边看看情况。”

陆续有百姓离开家门,走到街上,默契的往城门口的告示墙、各大衙门的告示栏行去。

果然,百姓们遥遥看见告示栏贴上了新的告示。

“上面说的是什么?”

“是说叛乱平定了是吗,叛军老巢在云州,虽说这次叛乱结束,但很可能卷土重来。”

“那也没办法,咱们京城能迅速打退叛军,已经极其厉害了。”

“陛下果然是天命之人,官老爷们也没咱们想象的那么昏聩嘛。”

大多数人都不识字,一边讨论一边等待识字的告知告示内容。

突然,有人惊喜的叫道:

“告示上说,许银锣斩杀叛军首领,震慑全军。”

声浪一下子起来,聚拢在告示栏边的百姓议论纷纷,不停追问真假。

待得到确定答案后,百姓们恍然大悟,难怪叛乱平定的这么快,这是许银锣终于出手了啊。

“你说说,叛军这不是找死嘛,千里迢迢的杀到京城来,还没掀起风浪,就被许银锣掐灭了。”

“我还以为是陛下英明神武,将士们训练有素,原来是许银锣一人震慑叛军。”

“肯定啊,许银锣当初可是在玉阳关外,一人一刀杀退巫神教五十万大军的。”

如今手刃叛军首领,震慑全军,在百姓们看来,正是许银锣该有的风范。

“咦,不是二十万吗?”

有人质疑数量的真实性,但很快就淹没在海潮般的赞誉声里。

京城百姓不知不觉间,已经养出一股“傲气”,这种傲气不是生活在天子脚下的贵民傲气,而是与许银锣同处一城的傲气。

中原各地灾情不断,青州、雍州更是被叛军攻占,但我们京城不怕,因为京城有许银锣。

..........

王府。

王思慕与母亲、两位嫂嫂乘坐马车,返回府邸。

两位兄长急惶惶的迎出来,迫切问道:

“听下人说,城外战事已经结束?”

王夫人点点头,脸色轻松,笑道:

“听宫里人说,是许银锣斩杀叛军首领,于城头震慑叛军,平了乱子。

“唉,当初老爷打算与许家结亲,我心里是不愿意的。现在才明白老爷用心良苦。”

以王家和许家的关系,即使老爷卸去首辅之职,一样能在京中大富大贵,福泽后世子孙。

王家嫡长子松了口气,面露喜色:

“父亲还在房里等消息呢,我立刻去告诉他。”

王夫人颔首:

“老爷可以安心养病了。”

王思慕笑道:

“我去与父亲说吧。”

没人敢反对。

王思慕一路来到父亲的卧房,扣动房门,道:

“爹。”

门立刻打开,婢女恭声道:“大小姐。”

王思慕“嗯”了一声,跨过门槛,进入房间,看见王首辅靠着软枕,正朝自己看来。

“战况如何?”王贞文神色和语气都很平静,只是目光紧紧盯着王思慕。

王思慕知道父亲的意思,坐在床边,握着父亲的手,柔声道:

“许银锣回来了,结束了,爹,都结束了。”

王首辅点点头,因为早从两个儿子那里知晓了此事,如今得到确认,心里如释重负。

“北境渡劫战也结束了........”

王贞文还有一个疑惑,但知道女儿无法回答。

他怎么赢的?

王思慕说道:

“来时在路上遇到二郎,他正要进宫面见陛下,与我说了一事。”

王贞文看向女儿。

王思慕抿了抿嘴,说出真相:

“许银锣晋升一品了。”

一品武夫.........王贞文喃喃道:“一品武夫啊。”

他忽然觉得身体里有股新生的力量在萌芽,在茁壮成长,脸庞疲态尽去。

...........

云州,外海。

蔚蓝的汪洋上,一列船队抛锚在起伏的碧波中,绣着青龙的旗帜在狂风中烈烈鼓舞。

青龙舰队!

身穿紫袍的中年人站在船舷边,目光眺望云州,眼神沉凝,看不出喜怒。

潜龙城遇袭后,他察觉到城中战力不及敌军,当机立断,捏碎传送玉符抵达白帝城,随后带着城中的五百亲信部队,直奔沿海,乘上青龙舰队,逃亡海外。

此地距离云州有数十里,足够安全。

他在这里等待国师的消息。

青龙舰队存在的意义,不是战斗,而是给云州留后路。

当年选择在云州扎根,就是因为此处背靠汪洋,即使到了绝境,依然还有退路。

“国师既然没有回援云州,那就说明他有把握拿下京城。只要夺下京城,云州的损失便不算什么。”

紫衣中年人身居高位多年,胸有静气,并不慌张。

这时,他看见眼前白影一闪,出现许平峰的背影。

..........

PS:先更后改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